【环球时报赴海南特派记者 杨沙沙】“2022中国种子大会暨南繁硅谷论坛”28日在海南三亚开幕
【环球时报赴海南特派记者 杨沙沙】“2022中国种子大会暨南繁硅谷论坛”28日在海南三亚开幕。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会由春天推迟到夏天,超过2000人参会。在俄乌冲突、全球粮价上涨的大背景下,参会的专家、企业历数近些年中国种业取得的成绩,也表达了对现有种业短板的担忧,寻求在多方面取得突破。广东省农科院水稻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王丰研究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俄乌冲突、疫情以及极端天气等,让国内种业对种子产生更多危机意识,“即便没有发达国家对中国种子‘卡脖子’,我们也能感受到,外部大环境在倒逼我们一定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中”。育种突破的背后本次大会的主题是“中国种业振兴 南繁硅谷崛起”。中国种子协会会长张延秋在开幕式上强调,中国种业振兴是南繁硅谷崛起的基础,南繁硅谷崛起引领种业振兴。海南岛南部地区是我国重要的农作物种子繁育基地,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每年冬春季节,数以千计的科学家、技术员从全国各地聚集到这里育种、制种,因此被称为南繁。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指示建设“南繁硅谷”。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省三亚市崖州湾种子实验室考察调研时强调:“只有用自己的手攥紧中国种子,才能端稳中国饭碗,才能实现粮食安全。”中国种子的育种突破,是论坛的焦点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家洋在会上分享了培育高产优质多抗“早粳稻”品种的过程。据李家洋介绍,中国是世界水稻产量第一大国,但中国双季早稻品种均为籼稻,产区分布在南方13个省份,早籼稻品种尤其是长江中下游的品种整体品质较差,大部分用于工业用粮和饲料用粮。同早籼稻相比,生长在高纬度地区的粳稻品种,具有抗逆性强、株型优、米质优、食味佳等明显优点。建国以来,中国专家多次尝试培育出适合南方种植的早粳稻,但都没有成功。李家洋研究团队培育的双季早粳稻新品种“中科发早粳1号”,填补这项空白。李家洋表示,如果将双季早籼稻品种改为双季早粳稻品种,可以将优质新米提前2—3个月上市。“简单说,‘农民好种、消费者觉得好吃’,就是我们品种选育的方向。”安徽荃银高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荃银高科”)副董事长、总经理张琴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荃银高科目前销售的种子九成来自公司自主研发,公司将每年销售收入的5%用于研发,约为8000万到1亿元人民币。该公司提供给《环球时报》的数据显示,2021年度该公司各类农作物种子销量在1亿公斤以上,生产粮食达600亿斤,可保障中国1亿人口粮。育种背后离不开研发的投入。国内种子龙头企业隆平高科相关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种业企业这些年加大研发投入,但中国民族种业整体体量小、集中度和研发投入低。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一组数据:2020年度,隆平高科的销售收入为33亿元,仅占国内种子市场份额5%,研发投入3.46亿元,而德国拜耳种业营收621亿元,占全球种子市场份额20%以上,农业业务研发投入达180.8亿元,“中国民族种业与国际种业巨头在企业规模、研发投入方面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知识产权保护也要同步大会也用了相当篇幅展示种业知识产权保护的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勇在会上介绍,2013年以来,全国法院共新收植物新品种权一审案件1907件,年均增长13.5%,其中2021年新收549件,同比增长88.7%。近5年,案件胜诉率超过七成,案件平均判赔金额42万元。其中“金粳818”水稻品种侵权案适用惩罚性赔偿判赔300万元,传递了加强种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强烈信号。张琴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最近5年,知识产权保护受到我们种子企业前所未有的重视,而且这种意识越来越强烈”。王丰也告诉记者,知识产权保护是种业振兴的重要抓手之一,让创新的人有所收益,才能激发创新者的潜能。据了解,南方有的种子科研院所每年知识产权收益在1000万到3000万元人民币左右。这其中要将不低于50%的收益分给研发人员,王丰称,“这极大鼓励了研发人员的创新活力”。挖掘国际市场除了国内市场,中国种子企业近些年也积极在海外目标市场拓展研发布局。荃银高科副总经理江三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该公司种子目前出口2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1年起在安哥拉、塞拉利昂、坦桑尼亚等国承担国家农业技术国际合作项目,在海外开垦建设水稻、玉米农场十余万亩。隆平高科已在中国、巴西、美国、巴基斯坦、菲律宾等多国建有水稻、玉米、蔬菜、谷子和食葵育种站超过50个,试验基地总面积1.3万亩。“疫情也让东南亚、非洲等国家提高粮食安全意识,”江三桥告诉记者,以孟加拉国为例,中国高产的杂交水稻近年在当地推广后,该国已解决本国口粮问题。菲律宾也是,疫情暴发后中国杂交水稻的种植面积在菲律宾逐渐提升,“我们公司近几年对菲律宾的种子出口每年都以50%的速度增长”。王丰告诉记者,疫情、俄乌冲突等因素使得全球物流时断时续,造成乌克兰粮食不能及时在国际市场流通,加上欧美高温干旱等极端天气正在影响当地粮食产出,让多国对粮食安全提高警惕。“中国每年都在大量进口大豆、玉米等,要消除粮食安全隐患,必须加大对中国种业的科技投入,”王丰称,企业、科研机构要做好研发,提高种子抗病性、对不良环境的适应性,让有限的土地上产出更高。口粮(水稻、小麦)过剩时还可以及时调节土地,用于种植大豆、玉米等农作物。责编:夏丽娟